凤秋葵姜无重小说叫什么名字-凤秋葵姜无重小说在哪看

《尊主在上夫人我命中缺你》精选: 王祥亥停顿了一下,秋葵一把抓住他鞭子的另一头拉近了重复了一遍:“姓王的,你大难临头了!”

“你咒我?要死你是你死在前头!”那头气惨了,与她拉扯起鞭子来。

时不等人,秋葵继续强势道:“你要不信,大可等到二更天,看看你死不死!”

原本她突然说这些话,王祥亥只觉她不甘被自己所控想耍把戏,几次之后,也不与她争抢了,只问她:“你中哪门子邪了?要本仙儿给你断断不?”

“姓王的,你今晚有血光之灾!那要你命的人厉害着呢,你根本不是他对手!”

王祥亥拿足了底气回答:“你别说话来吓我,你当我王祥亥是吓大的?这方圆百里,懂点道的,谁不识我王祥亥?更何况,如今我有河神姥爷罩着,谁敢往我身上动土?”

秋葵笑了笑,不以为然道:“这话是没错,但这方圆百里都以为你只是个相面半仙,连个道士都算不上,谁又知你暗地里干了这等见不得光的事?庙里面是个什么东西咱们心知肚明,你能诓骗那些无知老百姓,能骗到真正有道行的高人吗?”

王祥亥两只狡诈眼珠在眼眶里转了一圈,不否认!

秋葵又说:“如今兵荒马乱的,谁家日子都不好过,你却靠着河神的名义捞了不少好处,看似是福却也是祸,你太过张扬,惹人眼红,你仔细琢磨下,就你这乡野神棍都知乱世出能人,那真正的能人要是将你给端咯——会怎样?”

王祥亥可不傻,立刻听出了厉害,若真是此时有人揭穿了他的伎俩,他这些时日攒下的名望可都白白给人做了嫁衣!

这小丫头说得不错,他如今可是巨大一块肥肉!

他扭头问:“就算如此,你怎知今晚就有人来找?”

秋葵冷哼道:“颜红是被你夺了尸骨才为你所控,我又不是鬼,你可别忘了,我是凤家人!”

若说刚才觉得她在虚张声势,此刻王祥亥的面色已大变,只因他这些时日从未提及过旁事,这丫头竟直接喊出了红姑名字!

他目光往庙院大门方向看了一眼,凑近压低声音问:“现在就二更天了,哪儿有人来?”

秋葵也往夜色中扫了一眼,外头静得出奇,连夏日常有的虫鸟声都没了!

她转身往内堂里走,姓王的赶紧跟进来,见她去搜自己那堆宝贝,不悦的问:“你要作甚?”

“你想活命,就听我的!”她继续翻着那堆瓶瓶罐罐,没商量余地。

王祥亥十分多疑,暗自揣测都是这丫头在给自己设套,正要揭穿她,庙院外突然传来敲门声。

“咚咚咚——”

往常村民来时敲门,粗鲁无章法,基本还伴着叫喊声,而此时院外的敲门声却敲得很稳,“咚咚咚!”三次之后,便会停顿片刻。

秋葵二人站在庙前的阶梯上,她听见自己心跳声加速,脸上却在强装镇定。

王祥亥就未她这般沉稳了,吞了吞口水,不敢应门,用两人才有的声音问:“真来了,到底是何人你给我交个底儿!”

她哪儿知是什么人,一把抓住王祥亥的领子命令:“应门!”

“我?”王祥亥摇头,不想出这个头。

秋葵推了他一把,他才不情愿出声:“谁人在外敲门?”

门外无人回应,倒是又传来三声敲门声。

“咚咚咚——”

王祥亥额上冒出冷汗,拿眼睛看她,秋葵瞪了他一眼,他用宽大袖子擦了擦,又问:“谁啊?报上大名!”

“老朽深夜路过此村,闻此出了一河神,故来拜访!”门外是一个老头的声音,低沉无力,像好几日未吃过饭了似的!

王祥亥提着嗓子打发道:“夜深了,请回吧,河神不见!”

那头却未回应了,又继续敲门。

“咚咚咚——”那敲门声缓慢有序,跟催命一般,听得院内人心晃晃。

以前奶奶就常教她,遇事不要慌,鬼怕人壮,人怕人强,虽她只是一黄毛丫头,但初次打交道,谁也不认识谁,气势要拿足了,所以她将旁边一张椅子拖过来,往庙台阶正中央一放,坐了下去!

王祥亥双眼鼓得老大瞪着她:干啥呀,人家都找上门来了,你是请人喝茶呢?

秋葵强装沉着的命令道:“王祥亥,去开门!”

“开啥?”他觉得秋葵疯了,晚上有人背后喊名字都不敢应,外面是人是鬼都不知道,还敢去开门?

“开门!”她再一次强调,这气势王半仙从未见过,竟被唬得穿过院子,畏手畏脚地将门后门栓抽起来,差不多同时,门外一股风将木门吹开,王祥亥赶紧捂住口鼻,心头直叹:这是个能人啊!

门开了,外头站了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,手里杵着一根上了年代的木杖,杖头雕刻着鸡头,因上了年代早被磨得发亮。

再看老头的脸,没一丝肉,老皱的皮挂在脸上,嘴因掉牙而陷了进去,一双眼也无光,谁曾想,这样一个讨饭的糟老头子竟能顷刻间要人性命。

老头最先见到门后的王祥亥,对其手足无措早有预料,来之前,他就探知得很清楚,不过是个乡间的相面神棍,自以为去观里拜了个道士学了几天道法就想干大事?成事不足败事有余!

他紧着目光看向院中央,却见一身穿红衣的少女端正坐在院中央,面色平和,无惧无失,老头无光老眼顿时睁了睁,缓缓道:“白日里看你这丫头傻傻愣愣,未曾想到,竟比这姓王的有种!还敢开门迎老朽?”

秋葵坐姿未变,未失恭敬却不谦卑的答:“前辈深夜来访,晚辈没不见的道理,再则,前辈来之前都送过见面礼了,晚辈怎可能不见?”

老头笑了笑,眯着眼睛试探问:“这般说来,是你做的!”

王祥亥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,但他也不傻,几大步回到院中央,站在秋葵身后,俨然成了她忠实奴仆。

秋葵身体随意的靠在椅背上,只笑不答。

老头来之前,原以为是王祥亥做的,现瞧他那畏畏缩缩模样,哪儿有这本事,只不过这小丫头年纪轻轻,这般气定神闲,反倒让他心里没谱,无光老眼朝庙里打量了一圈,朝前走过来,自报姓名道:“老朽姓白,这辈子见过各种妖魔鬼怪,却从未见过神仙,故从临江城慕名而来。”

类型:小说推荐 标签: 凤秋葵姜无重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