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爷娇妻又跑路了!最新更新 叶知秋周二小说在线免费阅读

最近非常有名的小说王爷娇妻又跑路了!主要是描写叶知秋周二之间一系列的故事,大神作者佚名对内容描写跌宕起伏,故事情节为这部作品增色不少。叶知秋嫁给了一个病秧子冲喜。打成亲那天起,她就掰着手指头开始算自己离守寡还有多少日子。三个月后,传说中快要入土的病秧子恢复得与常人无异,叶知秋却跑路了......一年后,再相见,叶知秋:“咦,二爷居然还没死,什么,应该叫你王爷?”又名:我的夫君今天还活着吗。

《王爷娇妻又跑路了!》 第十四章 送子观音 免费试读

从周夫人院子里出来之后,叶知秋基本上一路小跑回自己的院子里。要是她回去的时候周二不在,那她连问都不用问了,周二和鱼七今儿肯定做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。

可惜她刚进院子里,就见到鱼七从周二屋里出来,手里还端着药碗,看样子是刚伺候周二喝完药。

自打鱼七回来之后,周二又开始喝药了,叶知秋还打趣过,兴许对周二有用的不是那些药,而是鱼七。

“二奶奶回来了,刚刚爷还念着您呢。”见叶知秋回来,鱼七连忙迎上去同她打招呼。

鱼七说话的时候,叶知秋就一直盯着他看,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什么破绽,可惜鱼七同往常比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,身上的衣服也跟自己在山上看见的那人不一样。

“二爷今儿可好?”叶知秋随口问道。

“好......好什么呀,奶奶不在,二爷饭都少吃了一半。”鱼七谄媚的笑道。

听他这话,叶知秋不由得颦起眉头,但知晓鱼七素来是个油嘴滑舌的,她也懒得跟他计较。

“你先下去吧。”叶知秋对他点了点头,然后就朝周二的房间走去。

一开门,叶知秋就闻到了那股弥漫在空气中的苦味。这味道跟以前比起来,似乎更浓烈了些。

周二躺在软榻上,手里还握着一卷书,人却是已经睡了过去,身上的薄毯也掉到了地上。见状,叶知秋轻手轻脚的上前,捡起地上的毯子,盖到周二身上。

毯子刚盖到周二身上,他就睁开了眼,叶知秋俯着身,两人离得极近,四目相对,叶知秋有瞬间的失神。

往常她只觉得周二有一副好皮相,但被脸上的病态掩去了七分,如今凑近了看,才发现他的眉眼生得极好,眉骨高而不突,衬得一双眼越发深邃,似是有万顷星河。

而此时这双眼带着笑意望向她,像是春日里城外的莫干湖,泛着潋滟波光。

“你回来了。”略带慵懒的声音将叶知秋的思绪拉回来,她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伸出手去抚上了周二的眉眼。

“二爷生得真是好看。”叶知秋不疾不徐的将手收回,并没有被抓包的尴尬,反倒是夸了这么一句。

她正想收回自己的手,周二却先她一步捉住了她的手,叶知秋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,想抽回手却又挣不开周二。

“二爷这是做什么?”她话里带着几分隐忍的怒气。

这几日两人虽是同床共枕,但是周二一直都是表现得清心寡欲的,很是规矩。正是因为如此,叶知秋觉得照顾周二的时候,就好像在照顾年年,只不过是个头比较大罢了。

如今周二的这个动作确实是有些吓着她了。

“你坐下同我说说话。”周二伸出另一只手,拍了拍软塌的边上,示意叶知秋坐下。叶知秋不敢用力,怕自己不小心将周二从软榻上扯下来,再摔出个好歹。

她根本就没有意识到,自己连周二的手都挣不开,哪来的力气将他出榻上扯下来。

“二爷想说什么?”叶知秋在榻上坐下,手还被周二握着。不过是初秋,他的手却是一片冰凉,这引得叶知秋同情心泛滥,还好心的将周二的另一只手塞到毯子下面。

“你今儿上山求了什么。”周二问道。

“不是早就跟二爷说过吗,今儿夫人是带我上山给二爷祈福的。”叶知秋面不改色的道。实际上跪在佛祖面前的时候,她脑海一片空白,还没来得及想到合适的愿望就被芥子扶着站起来了。

不过说到上山,叶知秋倒是真的有事要同周二说。

“二爷今儿一直待在家里吗?”叶知秋抢在周二开口之前问道。

周二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

“那鱼七呢?一直守着你?”她又接着问道。

周二似乎听出了叶知秋意有所指,于是直接问道:“可是出了什么事?”

“我今儿在山上好像看到鱼七了,我还以为二爷也去上香了呢。”叶知秋试探道。

她知道,周二待她和气,并不意味着周二信任她,熬药这件事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。说到底,她和周二也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。

“是吗?我没听鱼七说过他有同胞兄弟。“周二面色不改。

这是否认了?

叶知秋也不追问,只说是自己看错了。

“我先去换身衣裳。”说着叶知秋望向周二握着自己的手,示意他松开,周二这才松了手。

等叶知秋换好衣裳出来,周二早已不在榻上,天色渐晚,叶知秋正想出去看看周二去了哪里,就见他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
跟着周二一同进来的,还有桂嬷嬷。

桂嬷嬷身后跟着一个小丫鬟,那小丫鬟手上不知捧着什么,上面盖了红布,叶知秋看不出来。

“二爷这是?”叶知秋不解的看向周二,周二又看向他身后的桂嬷嬷。

“夫人让老奴将今儿请回来的送子观音给二奶奶送过来。”桂嬷嬷脸上带着欣慰的笑。

叶知秋被她的话惊得目瞪口呆,他们今儿什么时候请了送子观音,她怎么不知道?刚才周夫人说的晚些给自己送过来,指的就是这个?

她看向周二,只却发现周二也正双眼含笑的看向她,叶知秋觉得自己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,周二会不会觉得是她在暗示他什么?

“夫人说了,心诚则灵,还望二奶奶早日为周家开枝散叶。”桂嬷嬷领着小丫鬟给周二和叶知秋行了个礼之后便离开了。

屋里只剩她和周二两个人,周二也不说话,只是笑得意味深长。

叶知秋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些什么。

“二爷,这不是我请回来的,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。”叶知秋连忙摆手道,巴不得把自己跟这件事撇得一干二净,早知道刚才她应该多问一句,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手足无措。

周二走到桌前坐下,倒了杯茶慢慢喝着,像是在思索叶知秋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。

“二爷......”叶知秋又颤悠悠的喊了一声,她想哭的心都有了,她跟周二没有夫妻之实,就是再怎么诚心,她也生不出周家的孩子。

类型:小说推荐 标签: 王爷娇妻又跑路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