齐飞柳烟壕帅-齐飞柳烟精彩阅读

《壕帅》精选: 一栋破败的楼房,斑驳的墙壁,凋零的水泥,就像走向黄昏的老人。

齐飞站在门口,深吸了一口气,才抬手敲门。

想到父母,他心中还是无法保持绝对平静的。

门打开了,开门的是母亲,当母亲看到齐飞那一刻,整个人都呆住了,颤抖的手抓住齐飞的手臂,难以置信的看着:“儿子,你回来了?我不是在做梦吧?”

看着母亲两鬓斑白的华发,才是五年,却好像已经老了几十岁,齐飞鼻头有些发酸,他想哭,但多年的铁血生涯已经让他流不出泪来,只能咬牙点了点头。

“快,快进来!”母亲牵着齐飞的手,就带着齐飞进入到了房间当中。

进入房间之后,齐飞看到父亲躺在床上,脸色惨白灰败,风烛残年,没有半点精神。

齐飞胸腔中的情绪更加翻滚,握紧拳头问道:“为什么会这样?谁干的?”

说到这个,母亲眼泪就掉了下来,抹着眼泪凄然说道:“是柳家,在你被送去监狱之后,柳家大少爷就带人前来要退婚,你爸不同意,争吵起来,对方就让人把你爸打了一顿,现在行动都困难。”

“柳磊,我必然让他死无葬身之地!”齐飞眼中有滔天怒火在翻滚。

“为什么不医?”齐飞回头又问道。

“我们根本没有钱!”母亲凄怆的摇了摇头。

“不至于啊,虽然我是被送去了监狱,但我们当时的经济状况,还是能拿出点钱来,加上我们齐家那么多亲戚,问他们借一点应该可以吧!”齐飞不解的问。

“借什么啊,在你被送进监狱之后,那些亲戚也就再也不跟我们来往了,甚至还把我们的东西都搬光了,剩下的钱,也就只能维持生活到现在,根本没有多余的钱可以去治病。”母亲的话没有愤怒,也没有怨言,是一种苍凉,心灰意冷的感觉。

但这种感觉,才是最让人悲戚的!

齐飞回头对周雪说道:“赶紧安排,让人把我爸送去最好的军区医院。”

“军区医院,儿子,我们哪里认识军方的人,哪有资格进军区医院?”母亲震惊的问道。

周雪没有说话,只是快速发了信息!

大概十来分钟之后,就有一队人来到齐家,见到齐飞都恭敬的喊了一声统帅,然后把父亲搬上车,开车离开了。

母亲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的看着:“儿啊,你要把你爸送去哪里,这是干什么?你现在到底做了什么?他们为什么喊你统帅?”

齐飞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,握着母亲的手道:“妈,放心,我会让爸恢复如初的。还有…”

齐飞正要解释自己已经是边疆统帅的事情,可就在这时,旁边传来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。

“呦,这不是齐家小子吗?春华,你好福气啊,你的杀人犯儿子给你回来养老送终了,不过他这样送得起吗?回来一趟,竟然礼物都没给你们买。”

“看那副样子,能买得起礼物吗,恐怕才刚放出来,连工作都没有吧!”又是一个戏谑嘲讽的声音。

齐飞扭头看去,就看到一个身披貂绒的中年妇女带着一个满脸傲气,不可一世的青年走了过来。

二人都用嘲讽鄙视的眼神瞧着齐飞!

这二人他认得,妇女是母亲娘家的人,也就是所谓的大姨,旁边的是大姨的儿子,徐进。

“靠你儿子是靠不住了,还不如靠我们,你看我过来还给你带了海外进口的水晶葡萄和香蕉。这些可都是好东西啊,你知道我儿子是在世茂集团工作的,专门托人买了这些东西。我都舍不得吃,给你送过来了,你看我对你多好!”大姨嘴上说的好听,却是满脸炫耀得意的模样。

齐飞冷笑了一声:“海外没有进口水晶葡萄,能进口的也就白香蕉葡萄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大姨脸色瞬间耷拉下来,沉着脸喝道:“你的意思是我在骗人?你知道我儿子什么身份吗?他是集团经理,是领导,他能买假的?你一个劳改犯,你懂什么?还说我假的,你回来给你母亲带了什么吗?还不是跟以前是个不中用的废物!”

徐进也上前笑嘻嘻的拍了拍齐飞的肩膀,带着得意的神色笑道:“表兄弟,已经不一样了,现在你跟我的身份已经不是一个级别的了,轮不到你来怀疑我。我看你还是先脚踏实地的找份工作吧,或者来给我打下手也行!”

徐进戏谑的笑着,虽然他们的水果的确是旁边菜市场买的,但量这小子也看不出来,只不过是在胡说八道而已,一个劳改犯岂能跟他比。

母亲见齐飞一直在被数落,表情也不太好看,笑了笑说道:“好了,姐,你们也别在门口说话了,先进去吧,我给你们倒茶。”

于是几人往屋里走!

大姨不屑的瞧了齐飞一眼,满脸轻蔑。

徐进也挑衅的笑了笑!

齐飞面无表情,只是向周雪伸手道:“把电话给我!”

拿了电话,齐飞拨通电话,对着电话那头说道:“世茂集团,一个经理叫做徐进,此人弄虚作假,心术不正,立即开除!”

齐飞只是一个电话,但是几百公里外的军长却噤若寒蝉,急忙给秘书打了电话,秘书又联系了世茂集团的人事部总经理,然后人事部总经理赶紧给徐进打了电话。

同时,齐飞走进房间当中,刚好徐进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徐进满脸春风的接起电话,对着电话那头喊了一声:“领导,你好…”

大姨抓住这个机会赶紧炫耀道:“看到了吗,看到了吗,你看我儿子在那样的大公司多受器重,领导都亲自打电话来了,这恐怕是又要升职加薪了。真是好啊,以后我都有享不尽的福气了,再看看你家齐飞…”

大姨没有继续说下去,但意思已经显而易见。

母亲端着茶壶,难堪的笑了笑!

可下一刻,徐进得意的笑容僵在了脸上,脸色瞬间变成了猪肝色,着急的对着电话那头喊道:“领导,不是,这是什么意思,为什么?”

“徐进,你被开除了!”那头的声音斩钉截铁的说。

类型:小说推荐 标签: 壕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