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工王妃:王爷请接招在线免费阅读 南宫胤秦涫儿小说

大家应该都在找一本叫《特工王妃:王爷请接招》的小说,这本小说是作者佚名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,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小说的免费章节内容:她是混得春风得意的特工头目,不料一朝穿越。皇帝是个美男,可一上来就太亲近被她赏了一脚,江山子嗣差点儿全都下线。按照穿越规则,她也明白胳膊拧不过大腿,决定抱紧皇帝的大腿装可怜,可惜人家眼里她是个十足的蛇蝎毒妇避之不及,差点直接送她见阎王。伴君如伴虎,特工技能傍身,也比不过上面有人,她只能见招拆招。皇帝乐此不疲,“和朕耍心机?罚你三年抱俩,立刻执行!”

《特工王妃:王爷请接招》 第十七章 被抓住痛脚 免费试读

“是。”秦涫儿猛地松了口气,伺候公主总比伺候猫狗要强吧?她脸上的喜悦第一次这般真实。

“乐善,随朕走走。”南宫胤懒得理会她那副眉开眼笑的模样,直接领走了公主。

“恭送皇上,皇上慢走啊。”秦涫儿不知从哪儿找来一块手绢,朝着南宫胤离去的背影轻轻挥舞几下,只差没加上一句下次再来了。

南宫胤脚下的步伐微微一顿,原本还算不错的心情成直线下降。

“哼!”他口中冷哼道,带走了声势浩大的宫人,消失在御花园中。

直到他伟岸的身影彻底消失,秦涫儿这才瘫软地跌坐在地板上,艾玛,刚才可没吓死她。

“次奥!忘了问伺候公主每月能拿多少钱了。”冷静下来,她顿时扼腕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,不过,公主的品级怎么说也比美姬要高,南宫胤应该不会小气到连五两银子也不肯给自己吧?

秦涫儿平复下惊心动魄的心潮,从地上直起身体,看了眼远处掉落的竹篮,既然她的工作岗位被调离,应该不用再用到它了,拍了拍身上的尘屑,她小心翼翼地观望了四周一眼,抬脚准备离去。

北苑,幽冷僻静的殿宇布满了无数枯黄的落叶,枯藤老树坐落在院落中,秦涫儿绕过近卫军把守的地段,在仔细研究过,暗中监视自己的人已经离去,这才悄悄回到第一天穿越时,藏着瑰宝的房间。

轻轻将房门推开,一溜烟窜了进去,房间里的摆设与她离开时没有什么两样,秦涫儿立马打开衣柜,从里面拖出那件被自己留下的龙袍,“嗯嗯,看来还没有被人偷走。”

手指留恋地抚摸着上面精美的图纹,狠狠地亲了一口:“乖啊,等老娘逃出去,一定带你离开。”

不舍地将龙袍再度塞好,她也不过是来看看自己的私藏品还在不在,拍拍手,秦涫儿一走一回头,离开了北苑,一刻钟后,一抹黑影蓦地从窗户外窜了进去,掀开衣柜,鬼面后的双眼猛地一缩,带着那件犯罪证据,离开了现场。

秦涫儿心情愉悦地从北苑蹦达到御花园,话说回来,这乐善公主住在哪儿啊?看了眼四周高低错落的殿宇,她的眉头微微一蹙。

“这位公公。”秦涫儿拦下一名陌生的小太监,却在看见对方的容颜时,眼眸一亮,哟呵,难道现在连太监也这么帅了?悄悄这桃花满面的模样,弄到现代去,指不定又是位能引起少男少女热捧的明星。

“有事吗?”太监低声问道,总觉得她的目光太过骇人,就像是泛着绿光的饿狼。

“我进宫不久,在这御花园中迷了路,不知你是否能带我去乐善公主的住处?”秦涫儿收回自己垂涎三尺的眸光,笑盈盈地说道,那副害羞的模样,配上绝美的容颜,让人不忍拒绝。

“你是公主的婢女?”太监从上到下将她打量了一遍:“杂家怎么没在宫中见过你?”

“啊啦,我以前是伺候美姬的,今日才被皇上调去伺候公主,兄弟行行好。”秦涫儿一把搂住对方的肩头,热情地说道:“咱们都是女人,不会连这点小忙也不帮吧?”

太监的脸色顿时一阵白一阵青,身体微微发抖:“哼!跟杂家来。”

秦涫儿乐呵呵地笑了笑,离开御花园,可越走,四周的风景越发僻静,她冷不防眯起双眼:“公公,这不是去往公主居住的殿宇的方向吧?”

“哼,你就在这儿慢慢享受冷风吧。”该死的,居然把他比作女人?太监猛地挥动衣袖,快步离开了这条僻静的小道,只留下秦涫儿一人,额角的血管跳动几下,箭步如风,一把擒住太监的肩膀,“公公,你这是要去哪儿啊?”

太监脚下的步伐猛地一滞,见鬼似的回头看着她,这个宫女好快的速度!

秦涫儿笑眯了眼,“把我带到这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的地方,公公,你到底在玩什么?”

“杂家......杂家......”太监根本没有料到秦涫儿的身手会这般出众,一时间竟是急了。

“公公,你说我如果在这儿宰了你,不知道你的尸体会不会被发现呢?”秦涫儿眸光一冷,阴鸷如魔的话语吓得太监浑身打了个哆嗦,整个人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。

“公公你这是做什么?我不过是想要问问路,你行这么大的礼做啥?”秦涫儿风情万种地笑了笑,“快些起来吧,地上凉。”

公公算是彻底栽了,从地上爬起,小心翼翼地带着秦涫儿朝乐善公主的居所走去,原本想给她一个教训的,可现在看来,还不知道谁给谁教训呢。

一座金碧辉煌的殿宇出现在视野中,秦涫儿眉梢一挑,拍拍他的肩膀:“谢了啊。”

说罢,双腿生风,抬脚踏上台阶,当她走到殿门外时,隐隐的,察觉到了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冷气,有危险!在无数次磨练中锻炼出来的第六感,正在拼命地叫嚣。

秦涫儿偷偷打量着四周,琢磨着自己要不要暂且离开。

“秦涫儿!”一声低喝从殿门内传出,夹杂着让人胆颤心惊的盛怒。

我擦,这南宫胤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?

秦涫儿浑身一颤,深深吸了几口气,稳住心头的混乱,抬脚走了进去,面上讪讪地笑着,刚踏入宫殿,险些被里面奢华的摆设给刺瞎了双眼。

雕栏玉砌的大堂,每一样摆设都散发着绚烂的金光,这可是纯金啊,她悄悄吞咽了一下,左手猛地按住右手,拼命忍耐着想要把这些东西一扫而空的冲动。

不行!秦涫儿你是有尊严有责任的女性,绝不能在金钱面前妥协!

南宫胤阴沉着一张脸坐在正厅的软塌上,垂掉的珠帘,玉珠颗颗饱满,晶莹剔透,南宫茜坐在下首,不停地朝秦涫儿使着眼色,在他手边的矮几上,正放着一件极为眼熟的龙袍,殿中的宫女太监通通被赶走,只留下李德一人,恭敬地站在南宫胤的身后。

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凝重、危险的气息。

“奴婢参见皇上,参见乐善公主。”秦涫儿毕恭毕敬地跪在地上,余光在那件龙袍上一扫,心头咯噔一下,我擦,为毛她的收藏品会出现在这儿?

一道惊雷顿时劈得她头晕目眩。

“呵,秦涫儿,你胆子还真不小啊,私藏龙袍,你可知是什么罪?”南宫胤悠悠放下手中的白玉茶杯,拇指并食指将龙牌给夹了起来,随手扔到秦涫儿的脸上。

她立马将龙袍拽紧,“皇上......”

“砰!”矮几被南宫胤一掌挥落在地面,茶水在空中哗啦啦地抛出,秦涫儿下意识躲开,避免了沦为落汤鸡的下场。

“你还敢躲?”南宫胤怒不可遏地说道,欣长的身影倏地站起,一阵让人窒息的压迫感迎面扑来。

秦涫儿暗暗叫苦,她这不是习惯性的动作吗?

“回皇上,奴婢刚才只是害怕这龙袍会被水珠玷污,所以才在情急之下躲闪开去,请皇上明察。”秦涫儿举着手里的龙袍,急切地解释道。

她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,才会一次次被南宫胤抓住把柄。

“哼,说说,这件衣物为何会被你私藏?难不成你做宫女做得太不舒服,想要坐坐朕的龙椅吗?”南宫胤危险地眯着双眼,胸口因怒火正微微起伏着,原本俊俏的容颜,此刻更是阴沉一片。

“皇上,您不觉得这件衣物十分眼熟吗?”秦涫儿无辜地眨巴几下眼睛。

废话!那是他每日必穿的衣物,他怎会不认得?南宫胤心头冷笑道。

“朕是在问你,它怎会被你藏在北苑?”冰冷至极的话语从他的牙齿缝中挤出,他倒要看看,这个女人此次还有什么好说的。

“皇上,您怎么会知道?”秦涫儿一脸茫然,她过去时,有仔细检查过,确定没有人跟踪,为毛还是事发了?

“这天下有朕不知的事吗?”自负到近乎狂妄的口气,偏偏又让人无法反驳。

他是天子,这天下他想要得知的事,确实无法敢隐瞒。

秦涫儿嘴角微微一抽,总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沙文主义,“皇上,其实奴婢可以解释的。”

“说。”他倒要看看这女人还能如何狡辩,“如果你的理由无法让朕满意,小心你的小命。”

李德低垂着头把自己当作壁花,他实在不明白,为何这秦涫儿总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做下让皇上动怒的事?是吃了豹子胆吗?

南宫茜忧心忡忡地看了地上跪着的秦涫儿一眼,这个宫女与她一见如故,她真的不希望对方惨死在皇兄的屠刀下。

所以说,这南宫胤究竟做了什么事?连自己的亲妹妹也对他如此惊恐?

“皇上,其实吧,这件龙袍是怎么来的,咱们俩心知肚明,为了皇上的名誉奴婢就不再多说了。”秦涫儿朝南宫胤投去‘我是为你着想’的眼神,气得南宫胤恨不得一掌拍死她。

什么叫无耻?什么叫可恶?整个宫中只有她秦涫儿敢当着他的面说出此等大逆不道的话来。

“奴婢私藏这件龙袍,乃是因为奴婢对皇上的情与爱。”秦涫儿深情款款地开口,还时不时朝南宫胤抛去两个媚眼。

他什么时候和她有情爱这种东西了?南宫胤猛地握紧拳头,冷眼望着她,缄默不语。

“上次奴婢在情急之下穿走了皇上的龙袍......”

“噗!”南宫茜口中的茶水蓦地喷出,情急之下?什么样的环境中,能让她穿走皇兄的龙袍?

暧昧不清的话语,让这位还没出阁的公主刷地一声红了面颊。

李德垂着头,双肩微微抖了抖。

南宫胤冷冷地瞥了他们二人一眼,阴鸷的目光,顿时让南宫茜和李德挺直背脊,摆出一副正儿八经的模样。

“继续。”他冷冷地说道,已是打定主意,不论如何绝不会再次放过她。

这个女人三番四次诋毁他的清誉,难道还有理了吗?

类型:小说推荐 标签: 特工王妃:王爷请接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