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月溪孟祁尘小说-噬魂册(陈姑凉)阅读

《噬魂册》精选: “你怕什么?你可是皇子是皇帝的儿子,到时候即使是别人知道了,到时你再请纸娶了月溪,娶她做你的王妃就可以了。”

因为惠成的话,孟祁尘的心仿佛是被紧紧的捏着了一般,有那么一刻,心里有着止不住的悸动。

惠成见孟祁尘怔愣的时候,拽下了他要腰间的荷包,快速的解开了荷包从里面拿出一缕发丝。

“我可跟你讲啊,今天可是一年一度的花灯节。传说只要在今日,适龄男女之间互赠发丝绑在手腕之上,逛花灯节,两个人可以永永远远在一起,这就相当于月老的红线。”

惠成刚一说完,就看到了杜月溪手里拿着三个人走了过来,“你们在这里说些什么呢?”杜月溪看着孟祁尘神情怪怪的,随后问了一句。

“没什么,只是在讨论四弟。这些年四弟一直生活于南疆,今日父皇让他回京,我正跟祁尘商量到时候要送什么东西呢。”

杜月溪只是哦了一声,对于那传说中的四皇子,她从没有见过。只是年幼的时候在一次宫宴上,倒是提及过这位皇子。

只不过自然不是什么好的言语了。

杜月溪将手中糖人递了过去,惠成并没有伸手去接,而是顺势将手中的一缕发丝径直绑在了杜月溪的手腕上,

“这是我的头发,说了给你,就是给你,不会食言的。”

杜月溪本能的想要拒绝,却被惠成公主拦了下来,“你的已经给我了,我把我的也给你,你来我往的道理我还是懂得的。”

杜月溪没有再拒绝,只是看着惠成乐此不疲得将头发缠绕在自己的手腕上。

她还想告诉惠成,花灯节上一般只有相互倾心的男女,才会将发丝缠绕在手腕上。

可看着惠成兴致勃勃的样子,到嘴的话咽了下去。

“好了,我们再去那边逛逛吧!”惠成开心的牵着杜月溪的手,随着人群到处走着。

而一直跟在身后的孟祁尘则是低着头看着手腕上那乌黑的发丝,眼底闪现过一丝复杂。

等到杜月溪回到府中的时候,街上的人也已经散的差不多了,让杜月溪没有想到的是李蕊正坐在大厅里等着她。

“你一个镇国将军的女儿这么晚才回府,这要是传了出去,成何体统?”李蕊显然是动怒了。

杜若溪也不怕,只是走过去将在街上买的发簪递了过去,“娘,我知道了,我以后再也不这么晚回来了。”

李蕊看着女儿如此乖巧的模样,胸口的怒气一下子全没了。伸手将发簪放在茶案上,拉过杜月溪的手轻轻的拍了拍,“月溪你也不要嫌娘啰嗦,惠成公主可以这么晚回去即使传出去也没有人敢议论。而你父亲虽位高权,可以也是如履薄冰,战战兢兢,我们在不能出一丁点错误。”

杜若溪明白李蕊的意思,一一应和了下来。

此时李蕊看到了杜若溪手腕上的发丝,眉头轻轻的蹙了蹙。

“这头发是谁的?”

李蕊用手一勾,将杜若溪手腕上的发丝扯了下来。

杜若溪看着李蕊手中的发丝开口说道:“是惠成公主的,非得将她的发丝绑在我的手腕上,我心想着也没有什么也就任由去了。”

“那你的发头,你把你的头发给她了吗?”李蕊眯着眼睛看着手中的头发开口问着。

“没有!”杜若溪干脆的回道。

也不知为什么,杜若溪没有跟母亲讲实话。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隐瞒些什么,可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话已经说出口了。

李蕊沉默了一会儿,不知道信没信杜若溪的话,手手中的发丝丢在茶案上。

“今天三皇子也去了?”

突然李蕊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,杜若溪点了点头。

“溪儿,你也年纪不小了,也快要及笄了。有些时候也该懂得避嫌了,女子的名节何其重要呀!”

听到娘亲苦口婆心的话,杜若溪站在一旁回道:“溪儿明白了。”

因为前一天在外面玩的过疯,第二天惠成就在课堂上睡着了,杜若溪也好不哪里去,因为没有休息好,整堂课都很是恍惚。

不过相比于惠成,杜若溪真的还算是好的,做起码她没有被太傅留下来抄书。

等到太傅离开后,惠成则是趴在桌子上哀嚎,“这王太傅也太过分了吧,为什么我睡觉就是昨天晚上玩的太疯,要留下来抄书?而你上课打瞌睡就是昨天晚上学习太刻苦?还让你回去多休息?昨晚上你明明是跟我一块出去玩的呀,这简直就是区别对待呀!”

惠成一边说着,双手还不老实的扒着桌子晃动着,导致桌子上的砚台不小心被惠成打翻,撒了自己身上一身的墨水,而坐在惠成前面的杜若溪也未能幸免。

“啊!要死了,要死了,这可是我最喜欢的锦缎。这可是东倭国进贡而来的,皇宫也就两匹,这下肯定弄不干净了。”

杜若溪则是拿出手帕擦了擦身上粘上的墨汁,苦笑出声。

“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关心一下你的书,这都被墨汁给浸了,今晚你还怎么抄呀?”

杜月溪提出桌子上还滴着书,迫有些无奈。

“啊啊……这真的是天要亡我呀!”惠成抱着头将头埋在桌子上,还没有等杜月溪开口阻止,惠成的脸已经跟桌子上的墨汁来了一个肌.肤之亲。

杜月溪闭了闭眼睛,就听到了耳边传来惠成的惨叫声,等杜月溪微微睁开了些眼睛,就看到了惠成的脸早已经满是黑黑的墨水了,墨水顺着她好看的下巴往下滴。

“我说你研这么多墨干什么?”杜月溪开口无奈的问道。

“还不是王太傅留我下来抄书,我想着多磨一点,今天祁尘也告假不在,等下我怎么出去见人呀!”惠成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的懊悔。

早知道昨天晚上克制点,她就不会发生今天这些事情了。

此时门口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憋笑声,几乎是同时,惠成跟杜月溪转过头看向门口。

类型:小说推荐 标签: 噬魂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