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与春风皆过客沈春夏顾寒生-我与春风皆过客沈春夏顾寒生小说

《我与春风皆过客》精选: 手里的纸烧光了,沈春夏收起小床装进包里,把小水晶球挂在脖子上,放进心口用衣服捂起来。

“沈春夏你什么意思?现在你罪有应得,还想把责任往外推?”

在顾寒生的认知里,沈春夏始终和心机脱不开关系,她再是楚楚可怜,他也觉得她是演戏博同情。

潜意识里,他根本不愿意相信流掉的孩子是他自己的。

沈春夏没再想解释什么,她站起来,抬起苍白的小脸看着顾寒生,“嗯,反正我们都是会离婚的,你也是要和沈秋儿结婚的,只是我希望,你别娶她,她配不上你。”

其实在沈春夏的心里,谁都配不上顾寒生,包括她自己,但是沈秋儿实在太坏。

“如果我偏要呢?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?你算什么?你凭什么?凭你婚内出轨?”

沈春夏看到顾寒生满眼仇恨外泄,她吸气,“对不起,我没有资格。”

沈春夏不再言语,与顾寒生擦身而过,本是无可奈何的退让,在顾寒生眼里却成了无所畏惧的淡漠,连解释都不想了。

顾寒生追上去,大步大步的下着台阶,看到前面的女人捂着心口侧身下着台阶,小心翼翼的样子。

一辆黑色的轿车等在路边,是魏子谦的车。

顾寒生看到沈春夏连半刻犹豫都没有,上了魏子谦的车。

那一刻,心里跳起来的火,越烧越大。

那个女人,一面在他面前演苦情戏,一面钻进魏子谦的车里,他刚刚差点就要信了他的话。

路灯亮了起来,顾寒生大步走向自己的车子,前面一辆红色车子下来的女人小跑过来,“寒生哥哥,你刚刚看到我妹妹了么?她上了魏子谦的车,我打她电话她不肯接,她怎么能这样,她还没有跟寒生哥哥离婚,就这样正大光明的和魏子谦出双入对,你都不知道外面怎么戳你脊梁骨。”

顾寒生忍了忍脾气,“秋儿,你先回去。”

“寒生哥哥,我跟你一起去找我妹妹吧,这件事,也是沈家管教不当。”

顾寒生失去了表面的耐心,冷言道:“她现在还是我太太,要管教,也应该是我来管教。”

——

顾寒生快速开车追到了魏子谦的车,疯狂逼停,下车把魏子谦拖出驾驶室,抡起拳头,把对方打得鼻青脸肿,扔在地上,“魏子谦!她沈春夏一刻没签字离婚,你敢走近她一步,都是在太岁头上动土,我会弄死你!我顾寒生的脸,绝不允许你打第二次!”

是个男人都无法容忍自己的妻子和姘头卷在一起。

沈春夏拎着手提包下车,她始终淡淡的,平静得可怕,平静到眼睛里没有光。

取出包里的纸袋,沈春夏递给顾寒生。

“里面装着离婚协议上,我已经签好字了,现在起,我不是你的太太了,我和任何人在一起,都不关你的事情了,对不对?”

顾寒生的心里,沈春夏是绝不可能放弃顾家这棵大树的,她死也不会签字。

但她如此平静把离婚协议交到她的手上时,他的手没办法抬起去接。

类型:小说推荐 标签: 我与春风皆过客沈春夏